漂游南極岸 走舸觀眾生


文章出自:博物 2018年第12期 作者: 徐可意 陳海瀅 

標簽: 動物世界   

走啊,去南極!迎著撲面而來的冰雹,穿過西風帶的驚天巨浪,避開海面高聳的冰山,登上萬年冰雪的白色大地。2018年2月,南半球正值盛夏,我們乘坐郵輪從智利的最南端出發,開啟了南極旅程。對于這片世界上最純凈的大陸來說,我們不再是英勇無畏的征服者,而是謹小慎微的到訪者,輕輕敲門,去探訪伊甸園中歡快的企鵝,慵懶的海獅,溫柔的鯨……他們才是南極的主人。

狂風巨浪忍嘔吐

“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,常在于險遠?!蹦蠘O更是如此。從地圖上看,南極洲與南美洲之間,僅有一條德雷克海峽相隔。但這條970公里寬的海峽,不僅地處西風帶,而且海面被兩塊大陸“夾持”,形成風口,常年西風勁吹,波濤狂涌,連航海家也望而生畏,號稱“死亡走廊”。

我們乘坐沖鋒舟,在海面浮冰間穿行,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極。

去程路上,德雷克海峽稍稍展現了下它的威力,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郵輪八層的舷窗上。在長達40個小時的劇烈顛簸中,大多數乘客都難逃暈船的痛苦。嘔吐聲此起彼伏,人們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嘔吐袋,平時生龍活虎的壯漢也一下子委頓不堪。我不禁回想起書中所言:年輕水手經過西風帶時都會被綁在床上,以防他們因暈船痛苦而跳海自殺。德雷克海峽就像威嚴的守護神,它以狂風巨浪將人們阻擋在南極之外,只有付出無數艱難和痛苦之后,才能一睹南極的容顏。

一只賊鷗企圖偷襲金圖企鵝雛鳥,親鳥趕來奮勇驅逐。

南極味兒,企鵝造

穿過讓人聞風喪膽的德雷克海峽,我們終于駛入了南極半島海域如湖水般平靜的水面。離開萬余噸的郵輪,登上僅容納20人的沖鋒舟,我們與南極的親密接觸正式開始。當沖鋒舟駛過漂滿碎冰的海面準備登陸時,一陣濃郁的臭味撲鼻而來。

原來岸邊就是大片的企鵝巢穴。南極之夏,一些陸地已不是冰封狀態。此時繁殖季剛結束,岸邊裸露的巖石上站滿金圖企鵝,其中很多是正在換羽的企鵝寶寶。那些換下來的絨毛混合著糞便,再加上磷蝦等食物殘渣,調配出南極最原始的嗅覺沖擊。企鵝換毛時常常靜立好幾個小時不動,受不得什么驚嚇。因此,組織乘客登陸的探險隊員要求我們,不但要與企鵝保持5米以上的距離,說話也要輕聲細語,避免打擾到這些可愛的生靈。

責任編輯 / 矯天揚 

版權聲明

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,未經授權許可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要評論?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,您也可以快捷登錄:
百人牛牛免费下载 新宝股份股票 闲来麻将赚钱 15选5一等奖多少钱 精准六肖期期中 资料 加拿大快乐8在哪看 怎么互联网赚钱 浙江20选5走试图连线 浙江省快乐彩12选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 2019年百分百平特一肖